男子研究生毕业来杭做IT,网贷欠下百万!父亲凑了近80万还债,他却突然失踪

章玉曾是章家的骄傲,从安徽枞阳一个普通农村家庭走出来的他,上大学,读研,到杭州后,找了份工资不错的IT工作。
但两年前,家人发现他联系不上了。4月14日,62岁的父亲章传宗找到快找人,想找他失联的儿子。


章玉出生于1987年,在家排行老大,还有一个弟弟比他小3岁,从小,章玉学习好,人老实,“有什么事情都跟我们说的”,章传宗说。

章玉在安徽读完大学后,先在老家找了份工作,后来考研,“考了3次”,最后考上了一所985、211双一流大学的研究生,读电子相关专业。

4年多前,2017年,研究生毕业后,章玉到了杭州,“说找到工作了,做IT”,章传宗说儿子告诉他,公司工资待遇不错,有一万多一个月,章传宗没去过儿子单位,只是听儿子说,“公司离网易那边很近”。

眼看着两个儿子都成年了,章家夫妇俩操劳大半生的心也渐渐安稳下来,盼着儿子早点成家,他们也好抱孙子。

但平静的生活在2018年上半年被打破了。


章传宗开始接到陌生的短信,都是催债还钱的,欠款人名字是章玉。

“刚开始问他,他没讲“,夫妻俩急啊,带上小儿子一起赶到杭州。

找到章玉,”当时他住在火车东站一个小区,租的房子“,章传宗这才从儿子那得知,“他在网上贷款借钱,问他借了多少,他说借了100多万”

当时,夫妻俩傻眼了,这么多钱,怎么去还。“问他到底为什么要借这么多钱,他也不说”。也是这次,章传宗得知儿子之前那份工作没在做了,“拉他去单位他死活不肯去”。

两位老人想着儿子已经犯错也知错了,“他跟我们保证以后再也不借了”,他们想着帮儿子一把,挺过去,以后好好过日子。

夫妇俩回去后,拿出辛苦攒下的积蓄,章家夫妇养大两个儿子不容易,这些积蓄也都是靠帮人打零工,做点小生意、在义乌收过废品等积攒下来的。

每次,章传宗都把钱打给儿子,“让他再给我发付款凭证”,章传宗就勾掉一笔,“十多个平台,每个平台有的一两千,有的几百”

很快,夫妻俩积蓄没了,可债务还是不够还,他们就去跟亲戚朋友借,七凑八凑的,帮儿子总共还掉了七八十万元,夫妻俩也没地方借钱了,跟儿子说,让他好好工作,“我们想,他一个月一万多,这样工作两三年,也差不多可以还清了”。

2019年9月,章传宗从儿子那得知,儿子找了份新工作,还给他发来了入职通知书图片,录用通知书图片,章传宗至今保存在手机里,从这份入职OFFER上看,是杭州一家著名的互联网公司

但老人不确定儿子现在有没有在这家公司上班,快找人目前也无法确定章玉是否在该公司。

2019年过年时,章玉说自己还有些钱还不上,“我没钱了”,这次,章传宗拿不出多的,给儿子转了几百元。

这之后,章传宗给儿子发微信,石沉大海,打电话,无人接听。

儿子没音讯,家人的日子也好不过。

2018年过年时,儿子同学找上门,说欠了他2万多元,夫妻俩替他还了。

因为欠了亲戚朋友的债,去年3月,章传宗想养鸭子赚点钱去还债,养鸭时,和人起了纠纷,对方摔倒了,报了警,医生说肋骨断了,章传宗也在纠纷中受伤,得了脑梗,住进了医院,还吃了官司……

因为没钱治疗,章传宗在家自己做康复;老伴因为家里连续出事,一直哭,现在眼睛哭得看不见了。

去年,章玉弟弟谈了个对象,想结婚,女方家里嫌章家欠债,最后婚没结成……

去年7月,章传宗给儿子发信息,语气里有责怪,又怕语气太重在,字里行间是一个父亲的无奈、还有希望:

“父母有特大困难的时候,你都无动于衷……”

“父母被你坑死了……”

“不管有多大事,哪怕天大的事,也要接电话,把话说清……”

毕竟是自己儿子,还是牵挂。

过年前,章传宗又给儿子发微信:

“现在连我看病也借不到钱了,我们是含着泪水度日的,孩子,你醒醒吧,看一眼你的母亲,她最苦了,又不能向外说,只能埋在心里……” “为了过年,你妈硬是带着我在厂里锯板子,一天只挣一百多元。别人还不要我们,我们求人家收下我们干几天活……”

我们不怪你,只要你回头就好,过年有只言片语我们也心满意足”……


从小年夜到初一,章传宗连着给儿子发各种祝福视频,但均无反应,他说自己这么做,是“想感化儿子”……事实上,老人这个年过得并不好,过年前,老人之前借钱的亲戚生病要做手术来催还款,章传宗东拼西凑了两万先还了过去,觉得很歉疚,跟人道歉,“我在想办法,我今年两个人都没出门了,况且我生病了,尽量给你借,你放心,你的钱我第一个给你还上……” 4月13日一早,章传宗在家呆不住了,从安徽枞阳坐了6个小时的长途车赶到杭州来找儿子。到北站下车后,他先找到祥符派出所,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后,帮他查询发现,他儿子曾在萧山那边出现过。章传宗又赶到萧山,找到市北派出所,但派出所无法进一步找到与章玉有关的线索。

章传宗在外面过了一晚,他也跟儿子发图片,想告诉儿子自己来找他了,但没有反应

第二天下午,他找到快找人,记者见到他时,他拎着两只包,包里还有他儿子读书时的笔记本,怕老人中午没吃饭,给他买了两只面包,他客气着,后来看他狼吞虎咽的,问了果是没吃午饭,可能是为了省钱吧。

后来我劝他先回家,送他去地铁站,让他搭地铁去火车东站,路上,我才发现老人走路一瘸一瘸的,走起来很慢,可火车东站没到枞阳的火车,他在火车站将就了一夜,第二天一早又赶到汽车北站坐长途车回去了。
“ 我是怕他进传销了,怕他学坏了,我想告诉他,过去的就过去了,没什么过不去的,哪怕你跟我回家种田,也要学好”。

文章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信用之家立场:http://www.cxy51.com/440.html